喜歡吸貓者慎入!進來可能就出不去了
2020-11-19 10:10:52     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歐洲一家流媒體音樂服務平台Spotify曾為獨自在家的寵物打造了“專屬歌單”。研發人員認為,這將降低家中無人時寵物的壓力水平。如主人不在家時,寵物可以聽到例如這樣的語句:“如果可以的話,我會整天待在這裏撫摸你。從看到你的笑臉開始每一天,我很幸福。”

貓奴們,受得了嗎?

↓↓↓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多少人在入坑前都信誓旦旦地表示,一定會理性養貓,堅決不淪為貓奴,穩坐主人的寶座。然而,現實是往往幾個月後,已經可以心甘情願地説出:我吃不吃無所謂,我們家貓不能餓着。

小宋就是這樣一個姑娘,她的家裏,從最開始的一隻貓,慢慢發展成了一個“貓咪王國”,當然,她並不是那個王。

養貓的人,和他們的貓主子之間總有那麼些許的愛恨情仇。有人説,吸貓一時爽,一直吸貓一直爽。對於最多與40只貓主子生活在一起的小宋而言,吸貓是一件正經事。

小宋和她的40只貓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200平米的房子,只住一個人,顯得有點兒空曠孤單。如果加上40只貓,就熱鬧多了。凡是愛貓的人,來到她家的第一反應就是,這裏簡直是貓的天堂:幾位好客的貓主子將客人團團圍住,上躥下跳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在這套躍層住宅中,小宋的地盤只有一個向陽的單間,嚴格來説,那間十幾平米的單間也不完全屬於她。有時候,枕頭上,牀底下,窗台的綠植裏,或蹲或躺的,都是她的毛孩子們。40只貓,擁有40個風格迥異的名字。如果不是朝夕相處,很難將它們分辨清楚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自從家裏多了這些小傢伙,原本的廚房現在堆滿了囤積的貓糧、貓罐頭、貓砂和它們的玩具。小宋的一日三餐,就在客廳的板凳上解決。從她寵溺的臉上能找到一種老母親的既視感:孩子們開心,我將就點兒又何妨。

“貓媽”的前世今生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幾年前,小宋擁有一份頭銜好聽、月薪不低的工作。想養貓的願望隨着時間的推移生根發芽,擁有自己的一隻貓之前,她辭掉了辦公室的工作,去了一家貓咪咖啡店打工。從此,她離都市白領這個職業似乎越來越遠了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在咖啡店的日子,老闆擁有幾隻品種不俗的貓咪,但在小宋看來,這些貓也只是員工,和她一樣,每天上班面對着陌生的來客,更多時候是不情願地被迫“開工”。這些天生傲嬌的貓咪被顧客放在腿上,摟在懷裏,跑開之後,再繼續被抱回來,咖啡是否可口不重要,吸貓是真香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牆上寫着近期工作的日程表,在她家裏,隨處可見貓咪的元素。

“貓這一輩子,長則十幾年,能陪我們的時間其實並不多,如果帶回家就要善待它們。”小宋又辭職了,這次她打算開啓一項新事業:貓咪寄養。首先表態的是她的父母,房子騰出來給她,和她的貓。如今這裏的40只貓,有一部分是她自己養的,另一部分是被寄存在她家的,手心手背都是肉,每一隻她都愛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隨着貓的數量越來越多,她把家裏的佈局做了調整,性格相仿的貓咪可以共處一室,脾氣暴躁的住單間,做過手術的或者膽小內向的,在二樓有屬於它們自己的籠子。

以貓為業不計得失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冰箱上醒目的位置貼着一隻貓咪的照片,那是小宋的第一隻寵物貓。受訪者供圖

吸貓“上癮”的小宋,從踏入寄養寵物這個行業以來,已經四年沒有自由地出門玩了。“我本來很宅,一週可以只出去一次,所以這些貓對於我而言並不是負擔,正好有更多的時間相互陪伴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把愛好作為事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迴歸現實,寄養貓咪真的能賺到錢嗎?

“其實一直以來,從它們身上並沒有掙到什麼錢,一旦有的貓得病,掙的錢還不夠看病拿藥。加上這些年,自己撿回家的流浪貓,做絕育、驅蟲都是不小的開銷。”小宋曾經發過一條朋友圈,笑稱自己的衣服單價才50元。但如果讓她講講貓糧的品種和價格,可能要安靜地坐下來聽個十幾分鍾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寵物社交平台狗民網發佈的《2019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》顯示,2019年全國城鎮養寵(犬貓)主人達6120萬人,寵物貓消費市場規模為780億元,增幅達19.6%,超過犬消費市場規模增速。

“賺錢這個事情,如果只是做寄養,肯定有利潤的,畢竟房子是自己的,我的成本是人工以及消毒物品和貓砂等的費用。現在合算下來沒有盈利,是因為一直在改善貓咪居住的空間和救助其他貓咪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小宋的手機裏,存着大量記錄貓咪的小視頻,“它們不會也不可能陪我們一輩子,這些都是記憶。”

“我父母給了一年期限,如果第一年沒有任何收入或者收入都不足以維持我個人的生活,那我就要重新開始恢復朝九晚五的工作。”面對女兒的這個職業選擇,小宋的父母一度不願意跟親朋好友提及,寵物寄養,一個對於家長而言非常莫名其妙的選擇。

“對於規劃來説,我還是被動的那一方。我只能盡我所能地給希望在我這裏寄養的貓咪,一個比較合適的環境和多種選擇。”扛過了第一年,工作慢慢走上正軌。客户裏有的成了朋友,也有的選擇互相拉黑。“被主人寄養繼而遺棄的貓咪有過幾只,都是主人把我刪了,也就再也聯繫不上了,不過我會盡快給這些被遺棄的貓咪找到新主人,最慢的一次找了半年,有的時候很生氣,但是想想,貓是沒錯的。”

2020,守護“毛孩子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每年春節都是小宋“生意”最興隆的時候,數天的假期,小宋忙着登記寄養在家裏的貓咪主人信息,安排它們的居所;而另一方面,上門喂貓的工作量也直線上升。這樣忙碌的春節對她而言已經習慣,但2020年,很多事情都隨着新冠肺炎疫情變得特殊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小宋的客户裏,有一位寵物博主,原本回京的計劃因為疫情一再推遲,當初臨走時留下的口糧也只能堅持五天。如何才能進到客户的小區,成了小宋最頭疼的問題。“溝通久了,也許居委會阿姨都嫌我們煩了,就讓我們進去了,那唯一的一次帶進去了20斤貓糧,15個貓砂盆,灌滿了6盆水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在疫情嚴峻的那些日子裏,很多人或自願或被迫,選擇呆在家裏,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。小宋則是用心地保護那些獨自在家的貓咪。也許這個願望在人類與疫情的這場重大戰役面前並不算是偉大,“別人拜託給我的事情,也是有使命感的,本來這也是我的工作內容之一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有的人在離開北京的時候,可能從來沒想過一走就是幾個月,小宋家裏的貓在這個春節多了十幾只,它們也比原計劃離開這所房子的時間晚了一天又一天。“有的貓是公司的吉祥物,現在也不知道公司還能不能重新營業,所以它一直沒有被領走。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這雖然不是一項多麼偉大的工作,但全心全意付出之後,總會收穫一些善意的迴應。“有的客户會製作貓咪卡片給我,過節的時候收到這樣的祝福,成就感總是有的。”

越來越多在城市裏生活的人,或有家庭,或單身,都會選擇養貓作為陪伴。“現在很多準備領養貓咪的人,其實家裏是有一隻的,但怕它寂寞,就想再養一隻作伴。”

寵物和人一樣,高冷也罷,孤傲也罷,但終究也需要有伴相陪。隨着撿回家的流浪貓越來越多,領養的工作也進入正軌。越來越多的貓咪在她這裏中轉,最後抵達幸福終點站。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除了照顧家裏的數十隻貓,小區裏也有很多讓她放心不下的“野孩子”。

“網上不是一句很火的話嗎?你把貓帶回家,剩下的事情交給貓。貓會憑藉自身魅力征服所有人,變成家庭中的一員。”

其實一直都找不到一個很合適的職業名字來介紹小宋的工作,她自己倒是給出了一個貼切的形容:"家政"或者“掏糞工”吧。畢竟,每天收拾自己和貓咪的房間,以及掌管20個貓砂盆確實是個費心費力的事。

寫在最後:

雙十一過後,小宋在朋友圈裏向快遞小哥發出了真誠的道歉:對不起,又買了一座山那麼多的貓砂和貓糧。一番剁手操作猛如虎之後,她又開始奔波着為貓主子們辛苦賺生活費。都説2020年很不容易,有人看到了生活的殘酷,有人也因此懂得了相互陪伴的重要。不管是寵物,還是家人朋友,善待彼此,珍惜當下。

編輯: 昝娟娟 責任編輯: 曹月

廣告熱線:(0871)65364045  新聞熱線:(0871)65390101

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5390101  舉報郵箱:2779967946@qq.com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3120170004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滇B2-20090009